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淡风清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日志

 
 
关于我

业从营建却好文,古圣先哲在心中。 平生有幸识书法,老来又生翰墨情。 澄心静坐破万卷,益友清谈也开心。 最是轻车天下游,万里路上赏闲云。

网易考拉推荐

失足玉曲河  

2012-11-19 19:15:59|  分类: 散文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走进雪域高原     拥抱梦幻西藏

——自驾西藏行漫记之三十八

 

三十八、失足玉曲河

天还没亮时,我们就被窗外的车声、人声吵醒了。出去一看,原来昨天晚上又住进了几个人。他们是从大连自驾走川藏路进藏的,当知道我们是从拉萨过来的时,急切地打探起前面的路况来。我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后,同时也急切地询问起他们的经历,因为他们走过的路就是我们将要走的路。听他们说,他们过来时有几个地方堵车,理塘还在修路,也不是很好走。接连两天,经历了排龙天险、怒江九十九道拐,我本以为最艰难的路段已经过去,但听他们这么一说,对前面的路我也不敢太乐观了。于是,我们把当天的目标定在了巴塘。从邦达到巴塘不过372公里,应该是没问题吧。

既然前面的路不好走,我们决定早点儿启程。于是,不等天亮,我们也出发了。

从邦达出来,道路基本上都是柏油路,风景也很美,尤其是在左贡段,那静静流淌的河流、炊烟缭绕着的村庄、阳光明媚的田园、氤氲笼罩着的峰峦、山间特色鲜明的藏传佛教寺庙构成了一幅幅风光婉约温柔、平和安祥的画面。我们不时被美景羁绊而停下车来。

11:10分,我们顺利抵达海拔5008米的东达山口。

从东达山口下行,路况依然很好,以致两人都没注意到路边树立的一个临时路标:“前方施工请走便道”。有趣的是,在后来整理照片时,我们发现这个临时路标当时竟然就被我的镜头收录了,不过,当时我们却忽略了它。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或者准确地说是一小时零六分钟后,我们的车子停了下来——道路因施工阻断了。之所以可以这么准确地说出这个时间,就是得益于我们拍的那张照片。

在询问了修路工人后得知,我们必须返回去,走河槽里的便道。听到这些,我们抱怨他们也不在前面做个提示牌,他们很明确地告诉我们前面有,是我们没注意。无奈,我们只好调头返回。

很快,我们便找到了那个被我们忽略了的临时路标。顺着路标指引,我们下到了河槽。虽然没有悬崖峭壁沟壑之险,也没有塌方及泥石流之虑,但是,这条在河槽中的便道却也是崎岖、泥泞,远比前一天从然乌出来走的那个河谷便道难走的多。坑坑洼洼的所谓路面布满了一个又一个的积水坑,没有水的地方又是布满棱角锋利的大小石块(其实,在后来的几天里,我们经过的路比这还差,这是后话了)。我们真怕我们的车在此抛锚——托底或被尖锐的石块扎破轮胎的危险是显而易见。

这一段路我们连一张相片都没拍,这一段路的艰难只留在我们的记忆中。我佛保佑,半小时后,我们终于安全地爬出了河槽,又驶上318国道。

但是,好景不长,仅仅是几分钟后,路又被堵住了,还是因为修路。我们被堵在一个狭窄的山谷口,右面是山丘,左边是沟壑,沟底是湍急的流水,这次没有便道——即使是刚刚走过的那样艰难的便道——可绕了,我们只好停车等候了。

前面的路段正在铺设柏油,大型布料机的宽度几乎与公路一样宽,随着一车一车的柏油料卸下,布料机和压路机跟进作业,很快,道路就变成了崭新的柏油路。堵路其实就是交通管制,本来就不太宽的川藏路被全部切断了。我专门过去同施工对的领导了解情况,说是等两个小时就能通车。

在我们前面的一辆车是一对自驾游的小夫妻的,听口音像是江浙一带人,听说短时间无法通车,他们麻利地从越野车内搬下折叠小餐桌、小板凳、小案板、液化气灶、餐具等,用路边的山泉水洗菜淘米,两人分工合作,有条不紊,不久,他们便坐在小餐桌前吃上了热饭,喝上了热汤。周围很多人都投去羡慕的目光。

看着他们吃饭,我们也决定先解决午饭的问题。附近肯定是没有饭店了,好在前天在波密县城买的大饼还在。虽然放置了两天,大饼变得很硬了,但喝着蜂蜜水慢慢地咀嚼,大饼的麦香合着蜂蜜水的甘甜,这顿饭还是蛮有滋有味的。当然,相比于年轻夫妻的做派,我们是相形见绌了。

人在等待中是最无聊的。在车上睡了一会后,想想不如去周边转转。

前面正在铺路的路段,一边是山崖,一边是一个河涧。北方人平时见到江河的机会不多,所以每看见水流都十分的亲切。看着哗哗的流水,我决定下到河涧去看看。于是,我拎着相机小心翼翼地下到了河边。别说,在河涧里看到的风景还确实不同,尤其是往河的上游看去,山石、树木、草甸、蓝天、白云,真是赏心悦目。

为了近距离拍河对岸的树木,我想借助水中的岩石到达对岸,说是对岸,河宽最多也不过就三四米,所以我比较轻松地在岩石间跳跃。没想到的是,在我踩到一块大石时,竟然很光滑,我一下子便掉进水里。在岸上时,我看水也不深啊,但当我落水后才发现,水深都快到我的大腿了,我的妈呀!这可真把我吓的够呛。我快速地寻求其它踩点,但水中的石头更滑,闪转腾挪间,又怕手中的相机进水,我只能用一只手来寻求支撑和平衡,那个姿态想见一定是十分地狼狈啊。

总算有惊无险,我还是很快就从水中跳了出来,但下面已经是水淋淋的了。看看四周无人,我便脱下了裤子、鞋袜,先是拧出裤、袜的水分,而后在一块大石头上摊开来。好在是正午时分,太阳还很热辣,身上也不觉得冷。

为了这段惊险的经历,回来后我特意查找资料,终于知道我失足的河流竟然还有个很美的名字:玉曲河。

看看衣服晾晒的已经差不多了,考虑下来的时间也不短了,不知道上面是否已经放行了,我穿上并不干的裤子、鞋袜,上到路面,再次回到停车的地方。

向后看去,被堵的车辆形成了一个长龙,已经看不见龙尾了,再次过去询问,还没有通车的安排,再三询问,答复是六点以后,看来我们还得耐心等待。

被堵在这里的人们还是很有耐心,有围坐在一起打扑克的,有用旁边的山泉水洗车的,有在车上休息的,更多的是聊天的。我在意更多的还是我身上不干的裤子、鞋袜,裤子就用身体暖干吧,鞋子却正好利用这个时间晒干它。我换上另一双运动鞋,把湿的户外鞋放在太阳可以直射的地方。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太阳也在不停地行进中。很快,我的鞋子便拉在了阴影中,我不得不隔一会儿就去挪动一下鞋子。想起了也有趣,一生中我还是第一次这样追随太阳啊!

六点钟了,完全没有放行的意思,再去询问,只是回答快了。

七点钟了,仍然没有放行的意思,再去询问,有了确切的时间:八点。

太阳落山了,月亮升上了天空。无风,月光下,山泉水仍在淙淙流淌,但人们的耐心也快到极限了,很多人都显得焦躁、急切起来。

其实,完全可以不这样啊!可以半个路面先铺沥青,另一半保证通行;也可以铺一、两小时放行一次;还可以改在夜间铺设啊。解决的办法很多,可为什么就要这样把路堵住呢?为此我过去和他们聊,有个小头头说了些无法自圆的理由,一个大些的领导(听说是政委)说的倒是很客气,但还是无法放行。   

这是川藏路啊,本来已经够艰险了,还硬是把这么多车辆都堵在这里,逼着他们走夜路,本来川藏路车辆并不多,竟然为了修路而造出如此大的堵车盛况来,真是难以理解。

修路本来是一件好事情,尤其是艰险的川藏路,在川藏路上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打心底感激那些修路人。但这一天的堵车却让我想了很多,我们为什么不能把好事做好呢?用这样一种恶劣的态度来做好事,好事也变成了坏事。就像我们经常打孩子后说这是为他好一样,我想没有一个孩子会满意的。我们本可以把好事做好的,为什么这些人竟然“辛苦”地把几百人困在山上会无动于衷呢?我想问题的根源还在Z-D,在我们这个没人可以约束、可以监督的Z-D。我想,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美-国,甚至我们的台-湾,第二天就是一个大新闻了,但在我们这里,它可能每天都在静悄悄地发生着,静悄悄地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当然问题的根本也还是在于我们这个社会Z-D,它造成了人们扭曲的心态,我想,可能修路的管理者心中还不平呢:你们悠闲地出来旅游,我们却这么荒凉的高原、山地修路,哼!让你们也感受一下我们的辛苦吧。现在的社会,每个人心里都是不平衡的,人与人之间更缺少一种互爱,表现在各自的工作中便是这样一种情形。就像昂山素季所说:如果不解决民主,不解除极权对群体的控制,人的同情心就会丧失殆尽,人性愈来愈恶;长期在极权威控下的人的向善心就会丧失殆尽,不再以做恶为意。

8点半钟,最后一车柏油料被摊开、压实,急切的人们早已发动着了车,开启了车灯,等着放行。

终于放行了,夜色中,缓缓启动的车辆向形成了一条蠕动的光带。车灯照耀着刚刚铺设好的路面,可以看见路面还散发着热气,但我的心却没有丝毫的暖意,我们和很多人一样抱怨着、忍耐着、诅咒着,无奈地在夜色中继续赶路……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贴在墙上的牛粪(把牛粪贴在墙上,便于晒干)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炊烟袅袅、小河弯弯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晨曦中的田园风光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左贡风光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这张照片摄入了临时路标,而我们却视而不见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第一次堵车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在河涧中往上看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这便是玉曲河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美丽的秋色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俯瞰玉曲河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我就是想从这里过河的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躺倒的松柏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生命的对话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山衔好月来

失足玉曲河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终于放行了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30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