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淡风清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日志

 
 
关于我

业从营建却好文,古圣先哲在心中。 平生有幸识书法,老来又生翰墨情。 澄心静坐破万卷,益友清谈也开心。 最是轻车天下游,万里路上赏闲云。

网易考拉推荐

穿越历史的感叹——《诗经》赏析(1)  

2011-03-31 20:02:27|  分类: 国学论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穿越历史的感叹——《诗经》赏析(1) - 云淡风清 - 刘兴-云淡风清 
   也许是喜欢,也许是不太容易读吧,在我的床头的诗词书籍中放置时间比较长的就是《诗经》和《楚辞》了。我经常会信手翻阅并反复诵读其中的一些名篇,《黍离》就是我诵读最多也最喜欢的一篇,尤其是诗中“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一句更是经典中的经典,每每品评至此,都会有一种穿越历史、面对古人之感。但说起来好笑得很,就是这么经典的诗句,我和它的相识竟然是起源于一个误会。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这句话,我最早是在瞿秋白的《多余的话》中看到的,尤其是放在《多余的话》这篇文章里,可以说,这句话精确地描摹了瞿秋白当时的心理和感受,所以我一直以为这是瞿秋白的话,并且深被这句话所震撼,我还专门把这句话摘录在我的摘抄本上。后来接触到《诗经》后,我才知道这句话竟然是三千年前的古人所写,诵读全诗后,那一唱三叹的感伤再一次强烈地震撼了我。
   这句诗出自《诗经》的《王风》集中,题为《黍离》。全诗如下: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实。行迈靡靡,中心如噎。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到底是谁写就了这力透千古的名篇已不可考了,诗人到底是在感叹什么,或者是什么事情使诗人发出了这种感叹,也已不可考了。但毛诗序说这是平王东迁不久,朝中一位大夫行役至西周都城镐京,满目所见,已没有了昔日的城阙宫殿,也没有了都市的繁盛荣华,此情此景,令诗作者不禁悲从中来,涕泪满衫。这种解说在后代似乎得到了普遍接受,黍离之悲成为了一个重要的典故,用以指亡国之痛。如果从此诗序于《王风》之首来看,似乎也确为编诗者之意旨。但对此争讼仍有很多。近代更是新说迭出,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郭沫若和余冠英,郭沫若将其定为旧家贵族悲伤自己的破产而作,余冠英则认为是流浪者诉述他的忧思。尽管对此诗的历史背景和写诗情境的分析多种多样,但诗中所蕴含的那份忧思、痛惜、伤感之情是无可争辩的,其显示的沧桑感带给读者的心灵震撼更是无可比拟的。
   其实读此诗我们完全可以抛开那些臆想的所谓历史背景,单看诗句所表现的画面就会步入那种唯美的意境,从心摇、心醉、心噎到发出“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的感叹。这是一种难得知音的痛苦,这是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痛惜,这是一种心智高于常人者的悲悯,我们也不禁回望历史:“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马克思说:历史往往有惊人相似的一幕,同样的处境、同样的感触、同样的难言的苦衷在历史的中多次出现。此刻我仿佛看见了瞿秋白身着黑衣白裤站在铁窗下构思他那篇《多余的话》,他可能已经想到了他的那些话在很多人眼里显的多余,甚至显得懦弱,于是他才把“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这一千古名句放在了篇首,凸显了他的无奈和痛苦。
   三千年,世事变迁,昨是今非,物是人非,但这种情感为什么总是一次次引起我们强烈的共鸣呢?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431)|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