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淡风清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日志

 
 
关于我

业从营建却好文,古圣先哲在心中。 平生有幸识书法,老来又生翰墨情。 澄心静坐破万卷,益友清谈也开心。 最是轻车天下游,万里路上赏闲云。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哲学思考——透过“思想实验”看世界(5)  

2010-09-28 20:06:49|  分类: 哲学探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透过“特修斯之船”看事物的本质
    我的哲学思考——透过“思想实验”看世界(5)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特修斯之船(The Ship of Theseus)是最为古老的思想实验之一。最早出自普鲁塔克的记载。它描述的是一艘可以在海上航行几百年的船,归功于不间断的维修和替换部件。只要一块木板腐烂了,它就会被替换掉,以此类推,直到所有的功能部件都不是最开始的那些了。问题是,最终产生的这艘船是否还是原来的那艘特修斯之船,还是一艘完全不同的船?如果不是原来的船,那么在什么时候它不再是原来的船了?哲学家Thomas Hobbes后来对此进来了延伸,如果用特修斯之船上取下来的老部件来重新建造一艘新的船,那么两艘船中哪艘才是真正的特修斯之船?

对于哲学家,特修斯之船被用来研究身份的本质。特别是讨论一个物体是否仅仅等于其组成部件之和。一个更现代的例子就是一个不断发展的乐队,直到某一阶段乐队成员中没有任何一个原始成员。这个问题可以应用于各个领域。对于企业,在不断并购和更换东家后仍然保持原来的名字。对于人体,人体不间断的进行着新陈代谢和自我修复。这个实验的核心思想在于让人们去深思事物的本质绝不是仅仅局限在实际物体和现象中的这一常识,让人们反思一个名称的真正内涵。

我们先从事物的本质谈起,事物的本质是指事物本身所固有的根本的属性。而这种根本属性绝不是仅仅局限在实际物体表面和现象中的,是事物的内在方面,是深藏的、相对稳定的、比较深刻的内涵属性。人们为了对一个事物进行识别和区别,也为了对事物的本质做一种规定性的概括,就出现了对事物的命名,也就是名称,所以说一般情况下名称就是对事物本质的一种规定性的概括。

由于名称是用以识别事物的一种称谓,所以名是不变的、绝对的;而实际事物或事物的内容就像特修斯之船一样是相对的、是可变的;至于实际事物的本质虽然相对是稳定的,但也是可变的。
一个名称或一种身份其实只是一种结构上的要求、一种话语上的规定性。世界是发展的,一切都是发展中的,名称所指定的内涵也是发展的。也就是说名的内涵是在一定规范约束下发展变化中的。这可能也就是老子所说的“名可名非常名” 吧(最初老子的原文是“名可名非恒名”,在汉代为避恒帝的讳,才改为“常”,其意是说事物的名称是可以命名定义出来的,但这个名称的内涵却不是一成不变的;也就是说我们见到的事物并不是前人见到和永恒不变的事物)。就比如说,汉人这个概念并不涉及某种东西是不是汉人的,或者血缘是不是汉人的,它被构造出来的时候,是通过各种语言、文字进行描述的,并且这种描述一旦满足了汉人的结构,那么他就被指认为汉人。但从历史上来看,汉人的血缘、文化,实际上是一直在变化的,甚至可以说没有什么绝对实体的东西能支撑这个名称和身份。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医学上的一个说法:人体每隔九年就完全更新了。那么我还是我吗? 我想到另一个问题,就是我们人体自身。 我们靠吃植物的根茎,动物的尸体,来维持自己的生命。 那些食物经过复杂的过程,成为了我们身体的一部分,如果认为物体仅仅等于其组成部件之和,由于全部物件的改变可以认为身份是改变的, 如果顺着特修斯之船这个思想实验这样来想:我们还是自己吗?我们是土豆、是西瓜、是死猪死鸡?

所以对于一个事物与一个名称来说,实体的材料只是内容,并不是其本质。结构主义符号学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就是说一个名称其实是一种结构上的要求,一种话语上的规定性。所谓特修斯之船,就是一艘叫特修斯的船,特修斯是它的名称,船是它的本质,组成这艘船的木板、帆、绳等只是这个实体的材料或内容。特修斯之船的本质有二,一是船,即利用水的浮力,依靠人力、风帆、发动机等动力,能在水上移动的交通运输工具;二是特修斯,也就是它是用特修斯来与其它船来区别的一条船。我们再做一个思想实验,一是我们可以设想很多条关于这条船的陈述,这条船载重**,这条船用了*只桅杆,这条船航速为**,这条船从**开往**,这条船很安全等等。我们就会发现,在更换了这么多部件的时候,这些陈述大多是相对稳定的,也就是说我们对于事物的认识不光是从事物本身,还包括事物(船)与世界的联系,而即使船的组成部分都更换了,如果这些陈述稳定的话,我们还认为是同一条船;我们甚至还可以为这艘船更换电力发动机、更换颜色……但我们还是会认为这是特修斯之船,这也就是说事物的本质是稳定的,但也是相对的、发展的。不管他的零部件怎么改造,他最终还是一首船,如中国排球队,不管怎样替换人员,最终他们效力的国家是中国,荣誉也是与中国相连。质上的没变,所以也可以认为这个事物的身份没有改变。

由此我联想到现在比较热的所谓“国学”, 什么是国学,似乎言必称孔孟,圣必追尧舜,越古的就越是国学,其实国学也是发展的,它的本质是传统文化,孔孟老庄等不过是它的内容。而我们经常把内容当本质来看待,这样就会推导出一个僵化、陈腐的国学来,这种对国学的认识是错误的。(此话题拟专文另述)

有时我们从这个思想实验还可以想到量变与质变的问题,我们通常所说的是:事物的发展、变化必然呈现出量变和质变两种状态,一定的量变会引起质变,质变又引起新的量变,如此循环往复以至无穷,把事物推向前进,这就是事物发展的一般过程。这是对的,但不全面。就拿特修斯之船来讲,不间断的维修和替换部件,甚至所有的功能部件都不是最开始的那些了,但这还是特修斯之船(当然我们可以称之为新特修斯之船,这其实又涉及到我们如何界定“质”的问题了),如此大的量变并没有引起质变,因为它的本质没有改变;我们可以另外假设,还是这艘船,我们把它拖上岸,给它加几个轮子在路上使用,它还是特修斯之船吗?恐怕我们应该叫它特修斯之车了吧,如此小的量变却引起了质变,因为它的本质改变了。这就是说:在质的规范内再大的量变也不会造成质变,但是超越质的规范,即使是很小的量变也会造成质变这就像我们经常说的那样:在这个范围内,你怎么做我都可以容忍,但如果你超出这个限度,那性质可就变了。

这个思想实验中说到特修斯之船不间断的维修和替换部件,其实就是特修斯之船内容的不断变化,正是这种维修和替换保证了特修斯之船水上交通运输工具的本质,而不是改变了特修斯之船的本质。也就是说,保有事物的统一性的是它的整个发展过程,而不是它的物质构成,或者它的组成部分。这也进一步说明,我们对同一的认识,不是靠绝对的理念,而是一个经验的归纳。 

    通过以上的思考,我明白了什么是事物的本质、什么是事物的内容,以及事物的内容、本质与事物的名称的关系。因为世界是发展的,所以我们必须用发展的思维来看事物的内容和本质;因为事物的内容或现象并不是事物的本质,事物的现象可以通过感性来认识,而事物的本质必须通过理性来认识,所以我们应该学会透过事物的现象看其本质。这说到底这还是一个认识论的问题。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362)|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