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淡风清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日志

 
 
关于我

业从营建却好文,古圣先哲在心中。 平生有幸识书法,老来又生翰墨情。 澄心静坐破万卷,益友清谈也开心。 最是轻车天下游,万里路上赏闲云。

网易考拉推荐

杀人犯胡文海临终一段话 使听众席爆发出雷鸣掌声  

2010-03-21 20:24:32|  分类: 忠实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杀人犯胡文海临终一段话 使听众席爆发出雷鸣掌声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引用裘天下公道杀人犯胡文海临终一段话 使听众席爆发出雷鸣掌声

 2001年10月26日晚上,在山西晋中市榆次区乌金山镇大峪口村,一个有着300多户人家、1000多口人、村里和附近有很多煤矿的村庄,发生了一起特大持枪杀人致14人死亡案,在不到3个小时的时间内,9户人家、8男6女被杀,3人重伤。杀人者就是该村村民胡文海。

下面是胡文海在法庭上最后说的话:

  警察:知道为什么逮你吗?

  胡文海:知道,杀了点人。

  警察:杀了一点?你杀了十四个!

  胡文海:不止十四个吧?

  警察:那你说多少?

  胡文海:我记着是十七个。

   警察:死了十四个!

  胡文海:我不记的还有活的,我都拨拉过,看谁象没死的,就再给两枪。那就是没杀净。

  警察:你知道后果吗?

  胡文海:知道、知道,我得给人家抵命。

  警察:后悔不后悔?

  胡文海:咋不后悔,有个娃娃不该杀人家,你们一说,才知道人家是串门的。 再就是该杀的没杀净。

  警察:你还想杀谁?

胡文海:就那几家的男人。

警察:你为啥杀人家?

胡文海:他们当村支书和村主任时,三年挥霍贪污了至少五百万。三个煤矿让 他们卖了两个。我到镇上告状没人管。他们就恨的我不行,就想抬死我。99年6 月19号,我到地里浇水,xxx兄弟(其中一个满门被杀) 借口和我吵架, 往我头上劈了三铁锹,我缝了几十针。要不是头硬早让他们劈死了。xxx(村支书)派人找我,要出钱私了,我不干。从那时起,我就起了杀心了,本来准备今年三十晚上下手,那时都看春节晚会,能杀干净。6月19号,我把xxx(支书)和村会计叫来,让他们写贪污了多少,他们不干,这时外面有警笛声音(路过的警车),xx(会计)就气粗了,指着自己的脑门说‘文海,有本事朝这里打’。我就给他脑门上一枪,把他打死了。他还以为我不敢。没有办法,只能提前动手。

当记者问他后悔不后悔时,他理直气壮的回答:不后悔,一点不后悔!就是遗憾,没有把该杀的都杀了。遗憾没有死净的话,胡文海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据分析,是担心给他父母妻儿留了后患。记者问他为什么连孩子一起杀时,他蛮有道理的讲:不把他们也杀了,他们长大要欺负我家娃娃……

法院审判胡文海时,他站的笔直,捧着自辩书大声朗读,就象农村劳模发言。共同受审的还有一个帮他杀人的朋友,胡答辩时说他朋友没有杀人,跟着他是一直劝他不要杀。这时,控方指出,一个受害者(装死躲过)指证他朋友拿斧子砍过他。胡答辩,我一枪打的他趴在地上,他就再没回头看过。是我捡起斧子砍他的。控方又指出,他朋友拿钳子夹受害者。胡文海当即辩道:是我拿枪逼他干的。他不夹受害者,我就开枪打他。明目张胆的大包大揽。判胡文海死刑后,退庭时,胡文海逮着一个审过他的干警就握手,边握边说:‘先走一步,先走一步’。那么些警察,躲也躲不及他,实是滑稽。

2001年的12 月25日,也是西方人的圣诞节。山西晋中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特大枪杀14人案的3名被告人。最后,有2人判处死刑1人判处无期徒刑。

第一被告人胡文海依法定程序在最后陈述中说到:“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为此,我不断的去努力去实现自己的理想,自己从小时侯起的性格就是仗义执言.敢做敢为。村里的那些无权无势的善良的村民和我和睦相处,有时,我就成了他们利益的代言人。然而,近年来,历任村干部贪污行贿. 欺压百姓,村里的小煤矿(村民冒着生命危险)等企业上交的 400余万元被他们瓜分。4年来,我多次和村民向有关部门检举反映都石沉大海,公安.纪检.检察.省.市.区的官老爷们给尽了我们冷漠与白眼……。可是,我们到那里去说理呢?谁又为我们做主呢?我去公安机关报案,那些只挣着工资的人民的公务员开着30多万元买的小车耀武扬威根本顾不上办案,甚至和村干部相互勾结欺压老百姓……。 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实际上我每年的收入都有4,5万元,我完全可以不管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对此置之度外,官^逼民反,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欺压人了…...。我知道我将死去,如果我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了那些贪官污吏,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将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

 听众席上爆发出一阵掌声。

另据报道,“2007年西社镇政府统一规划组织拆迁时,张荣与其弟张厚暴力阻挠拆迁工作,被行政拘留。张荣2007年12月6日晚,从其打工的龙头水泥厂业务室拿上炸药,翻入镇政府院内,从而发生了一起爆炸案。交城县西社镇政府院内发生的这起爆炸案,3间办公用房被毁,毗邻的西社派出所1名值班民警脸部严重受伤,右眼致残,另2名协勤人员不同程度受伤。镇政府院内绝大部分门窗、玻璃被损毁,附近民房也不同程度受损。”。张荣和另外四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后记:

假如胡文海们生活在若干年之后,中国已走上了依法治国的轨道,“执政为民”变成了不折不扣的现实,朗朗乾坤绝不容欺良压善之辈恣意妄为,胡文海们也不致有冤无处伸。

这些天我常想起胡文海,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乌金山镇大峪口村的村民,已于2002年初被处决的那个杀人犯。有关他的情况载于去年初的《南风窗》杂志第208期。

 他于2001年10月26日晚上,一连杀了村支书等数家14口。可是这个人大开杀戒之前家门上还挂着“社会治安模范户”的牌牌;他家每年有4—5万元的收入,在农村属小康。他何以堕入魔道如此穷凶极恶?在法庭审判的“最后陈述”时,他捧着自辩书朗读,仿佛劳模在作报告。他说:“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村里的那些无权无势的善良的村民和我和睦相处,有时,我就成了他们利益的代言人。……历任村干部贪污受贿,欺压百姓,村里的小煤矿(村民冒着生命危险)等企业上交的400余万元被他们瓜分。4年来,我多次和村民向有关部门检举反映都石沉大海,公安、纪检、检察、省、市、区的官老爷们给足了我们冷眼与白眼……。我们到哪里去说理呢?谁又为我们做主呢?……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我知道我将死去,如果我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了那些贪官污吏,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将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他的话竟赢得旁听席上的热烈掌声。

 这些天我常在想,是谁制造了胡文海这样毁己害人的悲剧,一个胡文海消灭了还有多少人可能做“胡文海”?

7月9日《中国青年报》“冰点”版报道了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于建嵘博士,3年来追踪调查湖南衡阳县农民“减负代表”彭荣俊等人的情形。彭荣俊、屈刚、邓仔生等人要求执行中央与省里的减负文件,要求村务公开,一再上访,结果是被乡村干部殴打、示众、抄家,有的还被法院判了刑至今关在牢里。退伍军人彭俊荣这样的汉子如果在愤激中失去理智,不就是又一个“胡文海”吗?

 7月12日西安《华商报》刊载了一张令人心悸的新闻照片;一个70多岁的老人在咸阳市下属兴平市政府大院被3名市府保安打得大小便失禁,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昏迷8小时无人管……假如这个老人有儿子孙子,他们在暴怒之中什么干不出来呢?

 今年7月下半月号的《南风窗》的《调查》专栏,披露了湖北省咸宁市通山县大路乡塘下村的民选村委主任、54岁的农妇余兰芳,为“村小学教学楼建成豆腐渣”、“村财务十几年未公开”等事由,几十次自费到乡、县、市、省反映无果后,多次进京上访,最终问题未解决,反被公安局逮回判处劳教一年半。她若是一个男人,会不会突然变成胡文海?

 ……

 世上并无“天生杀人犯”。人是社会的动物,用马克思的话说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是什么样的社会因素造就了胡文海呢?

 我并不欣赏胡文海。有位常讲“程序正义先于实质正义”的法学界朋友,有一天忽然很认真地对我说他赞成“个体复仇”,我嘲笑他读金庸小说走火入魔了。但是,我相信“胡文海”们是一定社会环境的产物。他们竭尽所能却未找到伸张正义的合法途径,“伤心”之下便“病狂”走了极端。

 我在心底为之叹息生不逢时。

 假如在数百年前,胡文海们是要被礼赞的草莽英雄。就像《水浒》中在张都监府滥杀了无辜还要在墙上留名的武松;就像《说唐》中的王世充,砍了仗势欺人的土豪恶霸水要的妻儿与家仆,还要豪气干云地题诗于壁。但那是野蛮的中世纪,复仇高于一切,人命贱如草。

 假如在数十年前,胡文海们就像张学良的老爹张作霖,杀了仇人可以去投军,可以去落草(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实录”《张学良世纪传奇》中,张学良称其父不是为匪,而是干“保险”的,即“坐地分赃”收保护费),一旦功成名就无人问其出身。但那是乱世,强者为王,根本无法治可言。

 假如胡文海们生活在若干年之后,中国已走上了依法治国的轨道,“执政为民”变成了不折不扣的现实,朗朗乾坤绝不容欺良压善之辈恣意妄为,胡文海们也不致有冤无处伸。

 可是,胡文海们偏偏生活在当下这个社会“转型期”,他们该怎么办呢?至少,应当像河南省焦作市的女工、曾任数届全国人大代表的姚秀荣所说,“给(负屈衔冤的)老百姓一个哭的地方”吧?这样,才有真正的社会“稳定”,才有社会的发展。指望滥用权势“压倒一切”包括遭遇不公对待者的怨愤与反抗,则随时可能出现胡文海式同归于尽的反弹,没有谁是赢家。

 可惜有些恃力者游釜巢幕而不知改弦易辙。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