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淡风清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日志

 
 
关于我

业从营建却好文,古圣先哲在心中。 平生有幸识书法,老来又生翰墨情。 澄心静坐破万卷,益友清谈也开心。 最是轻车天下游,万里路上赏闲云。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近考古(续)  

2010-11-26 12:53:45|  分类: 历史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近考古(续)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与考古学者的互动交流可以说是这次考古文化周活动的一个亮点,每次讲座后,听众都是踊跃提问,而且不乏一些很专业、很尖锐的高质量的问题,几位专家的回答也很诚实、很专业、很到位。

  在最后一个讲座后,我也提了一个问题。我的问题是:我们偶尔会从一些媒体上听到一些关于史前文明的考古发现,但似乎都没有了下文,作为一个考古学家,对于史前文明,你是怎样的态度,相信、怀疑还是完全不相信,是否真有史前文明的考古发现呢?听了我的问题后,许宏教授先是说了史前文明这个概念,认为所谓史前文明就是指史籍记载以前的文明,还说一定程度上讲,二里头也可以称作史前文明......也许是我的表述不准确,也许是许宏教授没有听清楚我的问题,他的回答明显地是答非所问了。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几天来互动交流中让我最不满意的一个回答,恰巧这个问题是我这个很外行的人提出来的,我想:可能问题还是出在我的问题上吧。后来我专门查找了相关资料,一般关于“史前文明”是这样理解的:因为根据史书记载,我们本次人类从最原始的石器时代到出现现在的高度文明才不超过一万年时间,但地球上很多文明古迹我们现在人类技术都无法建造,显然不属于我们本次人类所创造,于是,一些学者提出了史前文明学说,是指在我们本次人类文明之前在地球上曾经存在过的人类文明。这样看来我的问题表述的应该是很准确的,许宏教授的答非所问应该是另有原因。于是我去了许宏教授的博客,一来是想从他的博客中汲取专业的知识和营养,二来也是想继续向他请教。但是,对于我这样一个考古爱好者来说,许宏教授也许未必有时间搭理。

  一次在听其它讲座时,恰巧和吉琨璋研究员坐在了一起,讲座间隙,我就考古伦理问题向他进行了请教。我的问题是从席慕容那首著名的《楼兰新娘》诗引起的,就像席慕容在诗中表达的那样:她的爱人是她眼中最后的形象,我们是否有权利这样鲁莽地把她惊醒,曝其于不再相识的荒凉之上?因为我在新疆的博物馆里曾经亲眼看见过这具美丽的木乃伊,当时我就有过类似的思考,所以第一眼看到席慕容的这首诗,我就被深深地震撼了,这个问题也就留在了我的心中。夏鼐先生也曾说过:“考古学不是玩古董,考古发掘不是刨墓挖宝”,现在正好有这么一个难得的机会,我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我们的考古,是否有权发掘前人的墓葬?因为在中国的文化中,掘坟盗墓是非常不道德的行为,当然我们的考古发掘绝不能与盗墓相提并论,但我们的考古发掘毕竟打扰了前人、曝其尸骨于世间,我们的行为有什么法理和伦理的依据吗?吉琨璋研究员首先明确地说,考古发掘绝不能与盗墓相提并论,另外很多墓葬的发掘都是因为发现了盗墓行为后的保护性发掘,如果不发掘,就可能被盗掘,与其被盗掘,还不如保护性地发掘。至于法理和伦理的依据问题,他坦率地说,以前就有人提出过这个问题,但在考古界一直没有一个很好的回答,所以他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我。用他的话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没必要掩饰。虽然他最终没有解开我心中这个疑团,但对于他的诚实和坦率,我还是肃然起敬的。

  后来在和吉琨璋研究员的交谈中,我们还谈起了对待历史文物和古物(古董)的态度。他在讲座中曾经说到这个问题,他是从晋侯墓中一个4000年的玉件说起的。他讲到,这个玉件在传到晋侯手上前已经有了1400年了,但传到了晋侯这儿却陪他埋在地下两千多年,如果不是他们的发掘,这个精美的玉件可能仍然不见天日,这种东西其实是属于人类的,所以他经常对他的一些朋友讲,不要搞收藏,那样太自私,其实这种东西看上一眼或者有幸摸一下就可以了。对于现在各个电视台泛滥的各种鉴宝、寻宝的节目,他也是持保留态度的。我很赞同他的这些观点。肖伯纳有句名言:“人生有两大悲剧,一是没有得到你心爱的东西,另一是得到了你心爱的东西。”对于美,创造和欣赏都是一种快乐,而占有却是一种负担。

  连着参加了几天的活动,确实收获颇丰。按照山西考古文化周主办方的说法,他们这次活动的目的就是想和社会公众有一个沟通,告诉大家,什么是考古学?我们身边有哪些考古发现?考古与我们的生活有多远?我们应该如何对待身边的考古发现?如果单从参加者来说,我觉得主办方这个目的是达到了,但是作为一个面对社会公众的活动,我觉得这个活动的规模和范围太小太小了,远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这次活动的参加者确实少的可怜,面对这样高水平的讲座,一个报告厅都坐不满,真是一种资源的浪费。这次活动的参加者主要还是山西大学的学生,像我这样的“社会公众”只占全部参加者三分之一还不到,而且我还了解到,这其中有大一部分是博物院的志愿者,是接到博物院系统的通知才知道这次活动的,所以我觉得这次活动宣传力度还是很不够。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去年就搞过一次类似的活动,我和身边的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这次也是很偶然地知道的。所以在填写他们的调查问卷时,我特意提出了一些建议。

  在这次活动中,我听到了一个新名词——公众考古学,虽然他们对此解释的不是很清楚,但我理解这是让考古学走出象牙塔、走近社会公众的一个很好的想法。正如许宏教授讲的那样,任何历史其实都是当代史。考古亦然,如果一个考古成果不能被社会大众分享,那么这个考古成果很难说是成功的。考古在为历史研究服务的同时,也应该服务于社会,服务于社会大众的生活,因为事物是有联系的,独立于社会生活之外的考古是没有前途的。

  我曾一度很遗憾自己没有学了考古学,但是通过这次活动,我觉得我可以用其它的方法来关注考古、参与考古,聊以弥补此遗憾。如果以后还有类似活动,我一定还会参加;如果以后再招考古志愿者或者博物院志愿者,我一定会报名的。

  

  附:           楼兰新娘       席慕蓉

 

              我的爱人 曾含泪
                    将我埋藏
                    用珠玉 用乳香
                    将我光滑的身躯包裹
                    再用颤抖的手 将鸟羽
                    插在我如缎的发上
 
                    他轻轻阖上我的双眼
                    知道 他是我眼中
                    最后的形象
                    把鲜花洒满在我胸前
                    同时洒落的
                      还有他的爱和忧伤
 
                    夕阳西下
                    楼兰空自繁华
                    我的爱人孤独地离去
                    遗我以亘古的黑暗
                    和 亘古的甜蜜与悲凄
                    而我绝不能饶恕你们
                    这样鲁莽地把我惊醒
                    曝我于不再相识的
                    荒凉之上
                    敲碎我 敲碎我
                    曾那样温柔的心 


                   只有斜阳仍是
                   当日的斜阳 可是
                   有谁 有谁 有谁
                   能把我重新埋葬
                   还我千年旧梦
                   我应仍是 楼兰的新娘

     

     《楼兰新娘》是席慕容众多诗歌里面广受人称赞的一首佳作。记载了在罗布泊考古发掘出的一具千年木乃伊,据说发间插有鸟羽,埋葬时应该是新娘。

    走近考古(续)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这是一个年轻女人的脸。这是一具年轻女性的木乃伊,头戴尖顶毡帽,微闭着双眼,楚楚动人的眼睫毛像一排幼松似的挺立着,上面蒙着一层细细的沙尘。

   走近考古(续)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上图为陶寺遗址中的古观象台遗址

走近考古(续)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上图为陶寺遗址出土的玉面饰件

走近考古(续)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走近考古(续)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上图为山西省博物院镇院之宝——青铜鸟尊

  评论这张
 
阅读(39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