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淡风清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日志

 
 
关于我

业从营建却好文,古圣先哲在心中。 平生有幸识书法,老来又生翰墨情。 澄心静坐破万卷,益友清谈也开心。 最是轻车天下游,万里路上赏闲云。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近考古  

2010-11-25 13:25:10|  分类: 历史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近考古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也许是喜欢历史的缘故吧,我对考古一直很有兴趣。前些天偶然在《山西晚报》上看到一则消息,知道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与山西大学将联合举办“我与考古·山西考古文化周”活动,于是我立刻决定调整安排自己的时间参加这一活动。

本次“山西考古文化周”安排了以专家学者主讲的公益讲座为主、间以系列考古记录片展播、考古遗址参观、考古志愿者招募和山西考古发现图片展等形式多样、主题鲜明的一系列的活动。因为知道的晚,我错过了考古志愿者的报名,另外考古遗址参观活动也是指定人员参与,我未能加入,这些可说是稍有遗憾。但我参加的其它活动,可以说一个比一个精彩,让我大呼“过瘾”的同时,确实也让我增长了不少考古知识,消除了对考古的一些神秘感,更加深了自己对考古学的兴趣。为此我甚至还带着儿子一起去看了一场考古电影。

什么是考古学?考古学与历史学有什么不同?这是每一个对考古和历史感兴趣的人首先面对的问题,自然也是我想了解的。可能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主办方安排的第一个讲座就是由唐际根教授主讲的《究竟什么是考古学》,因为时间实在无法调整,我没能参加这场讲座,所以我只好自己补上这一课了。

“岁月的尘埃,在人类的记忆深处慢慢堆积,掩盖了无穷的历史,随着光阴的磨蚀,成为碎片,化为泥土,最终成为难以复原的未知。有那么一群人,试图将历史的碎片拼接起来串成一把打开记忆之门的钥匙,于默默无言的文物古迹中追寻沧桑,考证出古代文明的信息,填补历史的空白,唤醒忘却的记忆。”这是“山西考古文化周”活动宣传页上的一段话,它富有诗意地概括了考古和考古学。

记得刚参加工作那些年,周末我喜欢去图书馆看书,在图书馆有本我必看的杂志,就是《考古》。一次有个朋友看到我津津有味地看那些枯燥的考古报告,很是不解。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就爱看那些报告,而且不觉得枯燥,可能这就是兴趣,这就是喜欢吧。我觉得兴趣和喜欢往往是说不清楚的,甚至是不能问为什么的。通过这次活动的参与,我是这样理解考古和考古学的:考古学是一门通过发掘和考察古代遗迹、遗物,考证和复原人类生活的过去,研究人类文化及文明的学科。与以研究文献为主的历史学不同的是,考古学更多的是从发掘历史遗迹、对历史遗存物的研究来还原历史。这样讲,考古学就有点儿类似探秘了,这确实在很大程度上会激发和满足人们的好奇心,也许这可以勉强算作人们(包括我)对考古学感兴趣和喜欢的直观原因吧。

我们常说人类有一万年的文明进程,我们中华民族有着5000年的灿烂文明。作为华夏文明的一个发源地,号称拥有全国70%的地上文物和60%的地下文物的山西,是值得我们这些山西人自豪的。但自豪之余,细细想来,对山西的文物古迹,我们知道多少呢?对于这片土地上的考古发现,我们又知道多少呢?可以说是知之甚少啊。由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吉琨璋(网上的朋友说,一看这个名字就是一个搞考古的,哈...)研究员主讲的题为《风雨兼程累累硕果——山西考古之路》的讲座就为我们对这个题目进行了一个很好的梳理。从吉琨璋研究员对山西的考古历史的讲述中,我突然发现:考古原来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学科。山西的考古最早发端于1926年李济先生主持的西阴村新石器遗址的发掘,距今不过70多年,而世界考古历史也不过百年,这样看来,相比于历史学,考古学确实很年轻啊。就是这么短短的70多年,尤其是解放后,考古人在山西这片土地上发现并发掘了从旧石器时代的西候度、匼河、丁村、柿子滩,到新石器时代的枣园(前仰韶)、垣曲古城(仰韶)、芮城清凉寺(庙底沟二期)、襄汾陶寺村(龙山文化);从东下冯夏文化遗存到柳林高红商文化遗存;从曲沃晋侯墓地到横水古倗国墓地;从秦汉到近代完整历史系列的诸多历史遗存,其中不乏像旧石器代表的丁村遗址、尧文化代表的陶寺遗存、以及改写历史的晋候墓地、横水墓地等诸多重大发现。由于吉琨璋研究员参与并主持了其中很多遗址的发掘,所以他那如数家珍般的讲述,让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了考古学的迷人之所在;至于他对一些发掘细节的讲述,更使我们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原来考古学和考古人一样,都是这么地引人入胜。

由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徐天进教授主讲的《商周青铜器所见的动物——从神的世界到人的世界》则从另一个角度向我们揭示了五千年的文化是怎样一步步演化并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之中的。以前我看到青铜器时,更多地是从生产力发展水平和美学的角度来思考,更多地是被先民那高超的技艺和那些美轮美奂的构图所折服。而徐天进教授却从青铜器上的动物变化,看到了人类对动物从奉若神明的图腾、神化,到对其猎杀、捕食,再到对其珍视、保护的这么一个认识过程,进而引发了“以物论史,透物见人”的深层次的哲学思考。逢年过节,我们已经习惯了贴在窗上的“年年有余”剪纸,有谁会联想到五千年前的仰韶鱼纹彩陶呢?也许这就是历史的演进,这就是文化的传承,这就是考古的魅力之所在吧。

本次考古文化周最后一个讲座的题目是《考古队长讲述“中国”诞生的故事——最“早”的中国》,由主持发掘二里头文化遗址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许宏教授主讲。在其《最早的中国》出版前后的数年里,他曾应邀在不少地方讲过这一话题,但这次讲座一开始他先就“谁更有资格拥有‘最早的中国’这顶桂冠”这个话题进行了大段的解释。正像他在他的博客里说的那样,还没有哪个地方的听众认为当地比二里头所在的河南,更有资格拥有“最早的中国”这顶桂冠,但山西,恰恰就有这样一处被认为有资格的地方,那就是陶寺遗址(详见<考古人许宏>博客)。现在在考古界认为,陶寺遗址年代大体相当于我国古史传说中的尧舜禹时期,在这个遗址中发现的两个字(推断是字)是迄今为止最早的汉字系统的文字,如果能确定后一个字是“尧”,基本上就可以判定陶寺遗址就是传说中的“尧都平阳”。但许宏教授认为:陶寺是邦国时代的绝响和顶峰,二里头则是广域王权国家的先声;陶寺是前王朝时代“满天星斗”中最亮的一颗,二里头则是东亚大陆王朝时代的一抹朝阳;陶寺是早期中国的萌芽或雏形,二里头则标志着早期中国的形成。

 事情就是这么奇怪,二里头我早就听说过,而且有所了解,可比它发现早得多,且就在我们山西的陶寺遗址,我却是知之甚少,作为一个考古爱好者来说,我确实有点儿孤陋寡闻了。所以在讲座中我只有认真听的份了。为了补上这一课,前两天我专门去了趟省博物院,认真仔细地看了相关内容,算是在头脑中建立了一个对陶寺遗址的基本认识。由此可见,真是学无止境啊。

(未完待续)

走近考古 - 云淡风清 - 云淡风清

                                         (太原市王家峰徐显秀墓壁画)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